​【利艾】总裁三十题-全公司员工都认识的人

棂云有梦_SuKy:

*总裁利X大学生艾

*接上一题,兄弟PARO

*哥哥小时候到底教了弟弟什么啊


周末的城市褪去了往日的浮躁和喧嚣,进入了难得的休闲模式。在人们尚未完全清醒的早晨,阳光也懒洋洋地铺上了街边的一角。没有上班族来往车辆的喧扰,空荡的街道显得比平常宽阔不少,平时需要花好大功夫才能走到头的商业街冷冷清清,艾伦只花了预想中的一半的时间便站在了利威尔公司的楼底。


前台的接待小姐们坐在椅子上一脸倦意,本以为周末时间没几个人会来这种大公司,她们都放松了精神耷拉着脑袋打着吨。在看见门口背着双肩包身着白衬衫的少年时,其...

【利艾】总裁三十题-只有我和他知道的开机密码

棂云有梦_SuKy:

*总裁利X大学生艾

*兄弟PARO

*兄控和弟控似乎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交往模式


星期五的下午总是充满周末来临前的狂躁。挂在天空的烈阳将柏油马路边的枯叶晒得劈啪作响,来往的车辆往太阳即将下落的方向疾驰而去,仿佛是在追赶什么般急躁。


与行色匆匆的路人擦肩而过,艾伦背着书包一边哼着歌,一边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市中心的商业区走去。和大多数学生一样,一周之中艾伦最喜欢的一天就是星期五了。只要度过了星期五,等待他们的就是任意调配的周末以及昏天暗地的懒觉——然而这对于艾伦来说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利艾】总裁三十题-卡的密码是你生日

棂云有梦_SuKy:

*总裁利X大学生艾

*社会人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啊


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让艾伦耶格尔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逛街挑挑选选买衣服了吧。还在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因为学校有规定的制服,所以他从来都不用考虑每天穿什么衣服搭配什么鞋子,周末在家的时候更是一件T恤穿一天,要多悠闲有多悠闲。然而这一切在他上了大学之后都变了。


能力使然,艾伦在入学不久后就加入了学生会,并且担任着主力军的角色。因此,他也不得不更多地面对一些正式的场合——购买衬衫和西装迫在眉睫。艾伦并没有挑选衣服的经验,所以选了下午没课的一天约了爱尔敏在...

【利艾】十五岁的新兵都那么可恶吗

棂云有梦_SuKy:

*无意识撒娇的艾伦(尝试写)

*兵长大概不怎么帅气

*故事大概发生在艾伦加入利威尔班不久之后

*两人未交往设定

*给整天和我抢老婆的奇行蛋 @kakiss 的生日贺文


“阿嚏——!”


这是利威尔今天第五次打喷嚏了。他有些烦躁地翘起腿,把用过的手纸丢进办公桌旁边的垃圾篓里,然后伸出手把罪魁祸首用力往外推了推。被移至办公桌边缘的花盆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在即将失去重心往后倾之前又被利威尔抓着盆沿挪了回来。那朵灿烂得仿佛一个小太阳的向日葵在他面前张牙舞爪地摇起了身子,好一会儿才...

【利艾】│A-Z故事集│L § Lost

榎家小生:

※AU設定,偵探X律師,甜短 

※謝謝喜歡字母K,連結:K § Know

※可當睡前故事食用


L § Lost 失去


  人總是會在各個不同的人生階段,失去一些東西。

  誰都沒有例外。


  ※

  艾倫的老家在英國,那是他已經十年沒有回去的家鄉。

  但不得不說,小孩子的記憶力真的是非常地強,就連他自己都以為忘去的童年回憶,卻在看到熟悉的景色瞬間全都湧了回來。

  青色的田原連綿過去能視得的是山坡上的蘋果樹,在麥田旁有棟木造的小屋子,水車緩緩的運作。

  熟悉、近乎陪伴了整...

【利艾】艾伦,看着我 Chapter 10 Final

黑色纸鸢_Rearu:

利艾,HE,现代流行乐坛背景。


只有艾伦拥有前世的记忆。


 温柔的利爷



第十章



清晨,金色的阳光洒落在白色的被单上。


似乎是被扰了清梦,艾伦皱了皱眉头,睁开迷迷糊糊的眼睛,伸着懒腰的手触碰到了不属于他的黑色发丝。还没来得及接上现实的少年被吓了一跳,立刻收回手,安静地躺回男人身旁。



利威尔的手还搭在他的腰上,眉头紧蹙着。不安分的少年忍不住伸出食指轻点上他眉间的皱褶,昨夜欢愉的画面在脑海中闪现,考虑到今天的工作,利威尔没有折腾他太久,相反...

【利艾】艾伦,看着我 chapter 8

黑色纸鸢_Rearu:

利艾,HE,现代流行乐坛背景。


只有艾伦拥有前世的记忆。



第八章



艾伦窝在沙发上,捧着一杯温水。利威尔正在半开放的厨房里准备晚餐,阵阵诱人的香味飘来。不过,艾伦并没什么食欲,他的心思全在自己的嗓子上。



一进公寓,利威尔就打开了各个房间的加湿器,药店里所有能和声带炎症扯上关系的药品都被他买了回来。



祖母绿的眼瞳注视着男人忙碌的身影,虽然明白其实这样也于事无补,但利威尔的出现确实让艾伦觉得安心了。



因...

狂躁˙Insane 其三十、靥生 (下)

天雪閣:

狂躁˙Insane 其三十、靥生 (下)



想守住一个秘密很困难,要捅破一个秘密却很简单。



艾尔文望著自己的哨兵,望著认识超过八年的搭档。


他们对彼此太过熟悉,他一直很难在韩吉面前说谎,任一抹闪而过眼底的遮掩或一丝掠过心头的情绪,就能被她看破欺瞒,攫取答案。


他顶多隐藏部分实情,但永远不能说谎,能隐瞒纯粹因为对方没追问到底,让他自行选择坦白的时机。然而这次事件牵扯到那些不愿被提及的过去,深埋的恐惧被连根拔起,他知道韩吉这次是不会再让步了。



艾尔文把那个问句在心里重复了一遍,神态平静地...

狂躁˙Insane 其三十、靥生 (上)

天雪閣:

狂躁˙Insane 其三十、靥生 (上)



白翼塔内,一间白色基调的研究室里,韩吉来回踱步。



高跟军靴喀哒喀哒,踩在蛋壳白的磁砖上,沿著实验桌不断地绕圈。


她眼下全是睡眠不足的阴影,马尾凌乱,原先平整的军服衣服充满乱糟糟的折印,旁人一眼就能看出她已经很多天没好好打理自己。


但韩吉平时就不在一旁人眼光,此时更不在意自己的邋遢,她双手抱在胸前,心焦地等一份蛋白质表达分析。



陪她熬了两天夜的组员们,此刻都给她赶回房休息,偌大的研究室只有她一人。


她觉得就是当年战友生死不明,她独自...

(十五)我的天使保证着,却留下了最糟糕的谎言。

Ruby:

周末的家庭聚会,利威尔先生正式将艾伦介绍给他的朋友。



尽管他们在之前的派对上照过面,但那时人多口杂,忙于应酬的大人们没能跟艾伦说上几句话。



韩吉一边忙着翻CD,一边望着在厨房中帮忙的背影“看上去很性感。”



埃尔文则注视着刚刚为他开门,邀请他进来的那个人。



不得不承认,那是这些年来他见过的最美丽的了。



对方正在欣赏墙壁上的挂画。...



1 / 9

© Loser | Powered by LOFTER